向天权势力低头

一辈子都站逆cp的痛/沉迷执萌萌/执离执/剑三

【方王】北京一夜

这脑洞是群里玩真心话时想到的。
方神一个人在国外会不会突然很想杰西卡大大呢?
于是就有了它的诞生。


真是不知道自己发了什么疯。
方士谦从飞机上下来,才意识到自己连时差都没有算,就从苏黎世飞了过来。
只不过是看了一场比赛而已,一场输了的比赛。
那孩子现在一定很难过吧。一定是的,到底是哪里错了呢?或许从一开始就错了,当发现那孩子把微草背在了身上时就应该喊醒他了,而不是....而不是看着他背上的东西越压越多。
北京的晚上很冷,万家灯火通明中,顶着风走在马路上的男人很显眼,更何况方士谦还只穿了一身适合苏黎世气候的风衣。
风一吹倒是把理智找回来了些,方士谦抬手招了个的,上车。大脑还没思考,那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址已经从口中溜出 ,连他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哪怕离开了那里,离开了荣耀,这个身体早已记住了一切。
微草的宿舍楼依然是临走前的样子,一点都没变,靠在路灯下,方士谦抬头就看见三楼的那个房间还亮着灯。连数都不用数,仿佛是天赋吧,只要抬头就能看见你的窗。
突然想起还在微草时陪那群孩子瞎闹,看见过的一句话。这一个人走夜路时最想哭的就是这万家灯火通明,可惜没有一盏为我而留。
当时自己是怎么说的来着,忘了。只不过,现在想想。到真是有所感触说到底,这盏灯不会为我留的啊。


把最后一分资料整理完,王杰希眯了眯眼把身体从靠椅上撑起来,可以听见脊椎的抗议声,果然今天做的太晚了啊。
扶着脊椎手势熟练的按了几下,王杰希突然想到从前也是,每当自己熬夜看资料,总会有人边絮叨对身体不好,边帮自己按压。
不过从那天起就再也没有过了啊,那个人,也不知道在苏黎世过得怎么样。
从窗边经过时,瞄到路灯下有的人影,高高瘦瘦的倒是挺想他。停,王杰希你打住,真是想他想魔障了吧,他怎么可能在北京。
果然是最近太累了啊,明天有空真的要去好好休息下,不然这样下去影响到比赛可不行。


灯灭掉了。
可以想象那孩子累的不行把自己全部倒进被子里,恨不得揉进去的可爱样子。完全不像是平日里稳重的队长,在私人空间里小小的任行的魔术师。总给人好萌的错觉。
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揉了揉头发,方士谦抱起不知什么时候蹭过来的胖猫。
这胖猫虽然是野猫,但从那孩子刚入队时就是俱乐部的小孩们在养了。自己曾不知多少会回看那个还不是队长的小孩拿着牛肉干喂它,看那小孩拿着牛肉干用还未收敛的魔术师打法变幻莫测地都这只猫。
于是,原本瘦小的小猫越养越胖。到时他自己越来越瘦,越来越沉默,变得越来越不像那个最初的他。
真是的,果然夜总是会勾起回忆啊。方士谦把小猫放下,歪着脑袋抬起它的小条腿摇一摇∶“我们做个约定,不能让别人知道我来过,恩?”
转身。往前走。没有回头。

“小队长,你知道吗,我喜欢你。” 被风吹散的低喃。
北京时间 03∶05。


在床上躺了三个小时的没睡着的魔术师大大,总感觉很在意那个身影啊。可如果这真的是前辈,他怎么会.....
还是纠结啊,意识到已经三点多了他还在纠结的魔术师大大果断选择去窗口看看,避免对第二天训练造成影响。
路灯下,身材圆润的虎皮猫冲突然亮灯的房间看了一眼,无辜黑亮。
空无一人。
果然只是个路人而已,怎么可能是他呢?不行,王杰希你最近想的太多了,不能这样。把自己揉进被子里,仍有意识的魔术师大大想到。

“前辈,我喜欢你啊。”被吞咽的梦呓。
北京时间 03∶30

“叮铃铃——”
“亲爱的乘客 ,飞机已到站,请不要忘记......”
北京时间 06:30
新的一天开始。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