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江山

一辈子都站逆cp的痛/剑三

晚来天欲雪(上)

五越,后面会私心夹带一点宫苏。

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ooc预警,性格个人体会。



—“他,要来长安了。”


岁末,长安城。

室外缓缓有梅花怒放,室内幽幽紫檀香了无痕。暖炉烧着炭偶尔劈啪作响,燃烧着空气里岌岌可危的剩余寒气。昏昏沉沉地,等他放下案面上最后一沓公文,有人踏着风雪推门而入时,他才恍然惊醒,看着屋外的纷扬大雪不自觉又出了神。

来的人是个带着兜帽的年轻人,穿着一身利落的明教装扮,肩上搭了件厚实的鹅毛大氅。外头刀锋似的寒风仿佛完全没在他身上留下半点痕迹,刚搭上椅凳不到半秒就跟猴似的抖掉了肩上多余的负重。

“你们中原人就四麻烦,非要窝窜辣么厚。我又不费冷!”

来人显然是早已熟识屋主时不时的愣神,一句话完也没盼着桌案后的人回答兀自拿了桌上的倒好的杯子仰头一口就灌。接着意料之中皱了皱眉,苦大仇深地盯着无辜的茶壶死命看。

“花海也是为了你好,穿着这么点衣服到处蹦,你是不嫌冷,可他看着冷。”

总算回过神的屋主收回了看着窗外飘雪的目光,从桌案后绕出轻车熟路地到一旁炭炉上取下暖好的酒壶给人递过去。到底这人那么多年陪着,养猫的手法也是熟知一二。待眼前人被暖乎乎的热酒服帖平了脾气,才慢悠悠地挑了挑眉开口询问。

“之前不是来信说,要去江南看看,过年不回来了。怎么,路上碰到能克住你这只肥喵的人了?”


沉默良久。

能克住我的人没碰到,能克住你的,倒是碰到了一个。

那人口中的肥喵,陆开深吸了一口气,一时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陆开认识他的时候,这个人已经在世事浮沉中经历过了不少的磨练,流连数载,经历过欺瞒背叛,也吃过性情高傲的苦头。
再等到他和陆开相遇的时候,已经变成了眼前这个闲庭信步,过尽征程的长歌先生。哪怕是有江湖人戏言操琴御敌,六指琴魔之名;或是封琴提刀,辗转霸刀山庄修炼北傲决;后又入朝堂,翻手诡谲,无论何时何地,性子上难免也能看出些许江湖血性,可在他陆开看来,无论是六指琴魔还是霸刀柳劈都不是真正的这个人。在他眼里,更多的还是总觉得他眼前的人,是他们初见时,眼光稍浅的他,一眼能看见的那个已经被时光和岁月沉淀过后的温柔灵魂。

是那个朝他伸手的长歌公子。


以至于后来他一个人游历江湖数载,从那个被那人拐出西域默默无闻的年轻人变成如今江湖数一数二闻风丧胆的明教杀手。偶尔也会在客栈院落里,奔腾烈马上回想起远在长安的这个局内人,想他是否在向落花举杯,是否又独坐饮茶,又后悔自己贪恋江湖之大离他而去,又留他一人。

可是陆开却又很清楚的知道,哪怕他当时选择留下也没有用。那个人一直独身一人,就似乎这时间没有人能站在他身边。
他陪了这个人那么多年,他就像是一个遗世而立的人,给自己隔了一堵无法靠近的墙,任何人站在他身边都让人觉得那么格格不入。哪怕是他们曾一同拜访过的的那几位他交好的万花谷公子,又或是长歌门里那位相熟的师弟,与之一同谈笑风生时,陆开也总觉有哪里说不出的怪异。

陆开一直没有搞懂那些怪异是什么。

直到后来,他走过了那么多的风景,见过了那么多的人。在无数江湖人口中听到了那人闭口不谈的过去,那些意气风发的少年时,知道了那个叫做叶祁歌少年人。
又在别人叙述中能拼凑出了一个当年,看见了那个站在拭剑台上孤高绝傲的身影,看见了那个他身边的故人,看见了陌刀背后重剑相随的恣意风发,看见了那些他心口的意难平。

他才渐渐靠近了那个苦恼他那么久的问题的答案。

再后来,他陪着那人踏雪上了华山拜访故友,偶然迷路在后山林看见了那位肆意妄为的万花先生。素日里以放浪形骸著称的人正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数落着一个道长,一本正经地念叨了老久,恨不能把对面那懒洋洋的人抓起来丢下山头。陆开远远地看着那两人渐行渐远,偶有风声传来那道长慵懒的哄人话语。

他突然明白,他那些所看着的诡异之处,不过是一句,此相识非彼相识罢了。

那些他原本看不懂的事,那颗长安院落内栽梨花林里独挑一枝的桃树,那群天真无忧圈养在后院画风清奇的白兔,那人时不时经过某物驻步停留的背后,不过只是,有一个叫做意难平的人。

不是无人能伴他左右,而是伴他的不是那个人。



“他,要来长安了。伍贰。”

“窝从扬州肥来的时候和他们册队粗发的,算时间快到了。”

*
好久没有下雪的我这总算下起了暴雪,一时兴奋就想写一个风雪归人的故事,结果零零散散也不知道自己写了啥。最近吃糖是真的多,希望他们之后都能这样安好。有些幻想我们自己脑子里想着,希望现实里能在一起偶尔打个游戏我就很满足了。

生日快乐,我们的魔术师。

【三十题】“艹”“你硬了”

生贺是肉什么的不重要(/ω\)

肖时钦被压到坚硬的会议桌前时依然没反应过来本应该早上飞机回轮回的恋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雷霆的会议室。
腰硌在会议桌上下赛季的资料上,昨天晚上过度劳累的部位,举着牌子高喊抗议。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丝毫不给人反应过来的机会。冲进会议室的青年看上去像只失去伴偶的狮子,霸道并充满攻击性地把肖时钦压在了桌上。
对这具身体,眼前的青年显然比自己更加了解。仅仅是手指与肌肤的留恋就让自己缴械投降。
“小事情”低哑的声线是这个年轻人情欲上升的标志,认命的把自己交到他手上,连理智都在下一句话的攻击下崩溃,“你硬了。”
“艹”谁害的啊,向来温和的青年被压在桌上,低喘着被逼出一声粗口。

半掩的会议室门口,小戴心满意足地给苏沐橙发消息。
鸾珞音尘 14:32:17
我想到孙肖的本子怎么写了。

轮回训练室
江波涛看着孙翔没关的电脑摇头,走上前去。
屏保过后的桌面上只有一个对话框。
鸾珞音尘 10:05:11
二翔你又惹队长生气←_←,现在队长跟一男人进会议室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队长,二翔这孩子......也太容易骗了吧。”

【聊天记录?】今天小事情大大依然很累。

今天是小事情大大的生贺呢!
让我们一起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
梗是昨晚上群里的游戏。
总感觉我昨天开了很多脑洞。



职业群里每天都很热闹呢!。。什么鬼画风,划掉。


这件事的起因,是什么。我们就不深究了。喂喂喂,正经点。过程什么的,我们也不要深究了。喂喂喂,这样偷懒真的好吗?

前提就是职业群里玩真心话大冒险,结果小事情大大输了?对,就是这样。


这里是正剧了。


再睡一夏 19:49:00
那么真心话?大冒险?小事情。

生灵灭 19:49:51
真心话吧。(这是都要叫我小事情了吗?)

君莫笑19:50:11
你和孙翔有一腿?啧,或者他喜欢你?/叼烟

鸾珞音尘19:50:21
我也可以问?!!队长,你全明星那天是不是被强吻了

夜雨声烦19:50:53
卧槽卧槽卧槽,那天在楼道里被我和队长撞见的不会是你们吧,要不要脸要不要脸要不要脸,大庭广众之下!!!!!!

生灵灭 19:51:27
黄少,你看错了。小戴你消停会。。。叶神,你们真的够了。

王不留行19:51:51
肖队,真心话。

君莫笑 19:52:13
啧,小事情,说谎是有惩罚的。/大兵

生灵灭19:52:23
王队。。队长何苦为难队长==

王不留行19:53:24
^_^

海无量 19:53:50
小事情,你就别挣扎了。这几个心都脏。

君莫笑 19:54:24
废物点心,你很闲?

生灵灭19:54:48
都知道了,还要我说什么?抚额

海无量19:54:52
啧,林大大找我有事。

冷暗雷 19:55:17
......

君莫笑19:55:43
哟,老林。

王不留行19:56:01
比如具体内容什么的?

生灵灭19:56:24
多大仇。。。

一叶之秋19:56:38
啊,我和小事情在一起了啊,那天。

君莫笑19:56:45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啧,小事情你怎么看?/叼烟

一叶之秋19:56:50
叶修!你什么意思!想PK吗!!

生灵灭 19:56:59
.......

一叶之秋 19:57:14
小事情。。为什么不承认啊。。

生灵灭 19:57:28
不要一副这样的表情啊。。。是是是,我和这家伙在一起了,你们还有什么想问的(破罐子破摔)

生灵灭19:57:30
那天的话就是那家伙莫名其妙把我拉出去了,然后又莫名其妙的亲上来了,就在一起了啊。

鸾珞音尘19:57:50
队长你明明就知道孙翔喜欢你的好吗。还有你桌上那个手办又是怎么回事!!

一叶之秋19:58:12
啧,小事情你居然。。。。你们玩战术的怎么都喜欢弯弯绕绕的啊。

生灵灭19:58:35
小戴,你够了。孙翔你也是。

鸾珞音尘19:58:50
啊,队长队长不要关电脑啊




海无量20:05:50
现在什么节奏啊?

君莫笑20:05:55
散了的节奏喽/叼烟

今天的小事情大大,心还是很累呢。(>﹏<)

【方王】北京一夜

这脑洞是群里玩真心话时想到的。
方神一个人在国外会不会突然很想杰西卡大大呢?
于是就有了它的诞生。


真是不知道自己发了什么疯。
方士谦从飞机上下来,才意识到自己连时差都没有算,就从苏黎世飞了过来。
只不过是看了一场比赛而已,一场输了的比赛。
那孩子现在一定很难过吧。一定是的,到底是哪里错了呢?或许从一开始就错了,当发现那孩子把微草背在了身上时就应该喊醒他了,而不是....而不是看着他背上的东西越压越多。
北京的晚上很冷,万家灯火通明中,顶着风走在马路上的男人很显眼,更何况方士谦还只穿了一身适合苏黎世气候的风衣。
风一吹倒是把理智找回来了些,方士谦抬手招了个的,上车。大脑还没思考,那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址已经从口中溜出 ,连他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哪怕离开了那里,离开了荣耀,这个身体早已记住了一切。
微草的宿舍楼依然是临走前的样子,一点都没变,靠在路灯下,方士谦抬头就看见三楼的那个房间还亮着灯。连数都不用数,仿佛是天赋吧,只要抬头就能看见你的窗。
突然想起还在微草时陪那群孩子瞎闹,看见过的一句话。这一个人走夜路时最想哭的就是这万家灯火通明,可惜没有一盏为我而留。
当时自己是怎么说的来着,忘了。只不过,现在想想。到真是有所感触说到底,这盏灯不会为我留的啊。


把最后一分资料整理完,王杰希眯了眯眼把身体从靠椅上撑起来,可以听见脊椎的抗议声,果然今天做的太晚了啊。
扶着脊椎手势熟练的按了几下,王杰希突然想到从前也是,每当自己熬夜看资料,总会有人边絮叨对身体不好,边帮自己按压。
不过从那天起就再也没有过了啊,那个人,也不知道在苏黎世过得怎么样。
从窗边经过时,瞄到路灯下有的人影,高高瘦瘦的倒是挺想他。停,王杰希你打住,真是想他想魔障了吧,他怎么可能在北京。
果然是最近太累了啊,明天有空真的要去好好休息下,不然这样下去影响到比赛可不行。


灯灭掉了。
可以想象那孩子累的不行把自己全部倒进被子里,恨不得揉进去的可爱样子。完全不像是平日里稳重的队长,在私人空间里小小的任行的魔术师。总给人好萌的错觉。
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揉了揉头发,方士谦抱起不知什么时候蹭过来的胖猫。
这胖猫虽然是野猫,但从那孩子刚入队时就是俱乐部的小孩们在养了。自己曾不知多少会回看那个还不是队长的小孩拿着牛肉干喂它,看那小孩拿着牛肉干用还未收敛的魔术师打法变幻莫测地都这只猫。
于是,原本瘦小的小猫越养越胖。到时他自己越来越瘦,越来越沉默,变得越来越不像那个最初的他。
真是的,果然夜总是会勾起回忆啊。方士谦把小猫放下,歪着脑袋抬起它的小条腿摇一摇∶“我们做个约定,不能让别人知道我来过,恩?”
转身。往前走。没有回头。

“小队长,你知道吗,我喜欢你。” 被风吹散的低喃。
北京时间 03∶05。


在床上躺了三个小时的没睡着的魔术师大大,总感觉很在意那个身影啊。可如果这真的是前辈,他怎么会.....
还是纠结啊,意识到已经三点多了他还在纠结的魔术师大大果断选择去窗口看看,避免对第二天训练造成影响。
路灯下,身材圆润的虎皮猫冲突然亮灯的房间看了一眼,无辜黑亮。
空无一人。
果然只是个路人而已,怎么可能是他呢?不行,王杰希你最近想的太多了,不能这样。把自己揉进被子里,仍有意识的魔术师大大想到。

“前辈,我喜欢你啊。”被吞咽的梦呓。
北京时间 03∶30

“叮铃铃——”
“亲爱的乘客 ,飞机已到站,请不要忘记......”
北京时间 06:30
新的一天开始。

[语c招人]荣耀-神之领域

语C招人
喜欢荣耀的同志们,你们想来神之领域一展身手吗?
荣耀-神之领域开始招人!
本群all黄主树黄,这里有全联盟最受最傲娇最喜欢炸毛的黄少天;
这里的吉祥物是一棵树,只有他能安抚黄少饥、渴的身体。
来加入吧,心动不如行动!
不管你是卡还是人,是道具还是魂,都可以来爱抚我们的亲爱的黄少天哟~
这里有智商闪现的孙翔,寂寞如雪地等待与他的核桃精重逢。
这里有萌萌哒的小卢,为小别前辈的避而不见正困惑不已。
黄少不断对君莫笑叫嚣着你妹,后者表示:原来黄少想要忧郁小猫猫。
这里的各路大神都没有帐号卡,他们希望有人可以在全明星战的时候站在他们身边。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联盟比较穷,诚征楼土豪一只。
你,忍心袖手旁观下去吗?
门牌号: 325928077
ps:进群请找少天索吻

All about Jesscia.Wang





填卷人:是苏不是玛丽苏啊喂



1.你认识王杰希么?



嗯。



2.怎么认识的?



看全职高手认识的。



3.还记得他说的第一句话吗?



“要肩负起微草的未来啊!“印象最深的一句话。



4.他是个怎样的人?



冷冷清清,很温柔很温柔,心思莫测的魔术师大大。



5.对大小眼有看法吗?



好萌的。【救命好想舔舔舔舔(゜-^*)/



6.嘲笑过吗?



木有呢。    owO



7.这些年的印象有什么改变?



越来越觉得他很了不起。越来越爱他。



8.有什么遗憾?



还没看到他大放光彩的一幕 ,他还是一个人。



9.王杰希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男神,我的荣耀。



10.最后,给他说一几句话吧!



真好,你终于能单纯的只用自己最爱的,最舒服,最顺手的方式创造荣耀。我们的魔术师大大。